我不做攻很多年

不定时产粮:《复活之战斗在第三帝国》;狗血爱好者,奇奇怪怪的脑洞填补中



嗦不粗话。。。

真是对不起大家,最近三次元事情有点多,再加上本人拖延癌晚期,战利品06写到现在还没写好。然而LOF这次搞事情也给我敲响了警钟,再不写可能以后就没机会了。

总之,我会尽快把战利品填完的!

谢谢大家的鼓励和包容!

【英伦对决】叔侄 01

CP:叔侄无差

涉及剧透


=====以下正文====

01

肖恩回到纽约后的第二天,在BBC的新闻节目里看到了汉尼斯和一个女人的照片。

。新闻里说,因为应对恐怖袭击不利,以及婚外出轨丑闻,莱姆·汉尼斯副部长遭到解职。

‘解职’,而非‘辞职’。

英国人抛弃了汉尼斯,一点情面都不留。


他试图联络汉尼斯,手机无人应答,第二天,号码干脆被注销了。


一个月后,肖恩通过伦敦的‘朋友’打听到,汉尼斯已经回到贝尔法斯特郊外的庄园,英国政府也暂缓了进一步追查。


肖恩抵达庄园时,正好是傍晚。

与上次的守卫森严不同,庄园显得空阔而冷清,直到他把车驶入庭院,都没见到一个守卫。

下车后,肖恩没有直接去正门,反而绕着别墅徘徊了一圈。天色逐渐暗去,除了二楼的卧室略有一丝光亮,整栋房子静谧而阴森,完全不复肖恩记忆中的温馨。

夕阳终于没入地平线,肖恩来到门前,手指撘在门铃上,迟迟没有按下去。


汉尼斯或许,不,是肯定不想见到他。

在肖恩的印象里,汉尼斯曾经直面强大的英国政府而毫不畏惧,带领他们走出绝境,也凭借过人的智慧周旋于极端派和政府之间。他是肖恩从小崇拜的偶像,他是一个英雄!

然而这一切都已经成为过去。


也许汉尼斯并不是突然被击垮的,时间早已一点一点磨圆了他的棱角。但不可否认,极端派策划的袭击、突然‘造访’的中国人、玛丽的背叛,这一切成了压垮他的最后一根稻草。

在这种时候,汉尼斯最不需要的就是来自他的廉价的关怀,尤其是在他和玛丽做了那样的事后……


就在这时,大门猛地打开了,汉尼斯就站在门后,手里握着的枪对准了肖恩。


“我……我以为你已经睡着了……”肖恩窘迫得不知该说什么好。

“我又不是聋了。”汉尼斯冷冷地盯着他,枪口缓缓垂了下来。“我告诉过你,不要再回来,你就这么想住进英国人的监狱?”


借着昏暗的壁灯,肖恩看到汉尼斯穿着衬衫和羊毛背心,样子和他们一个月前分别时没什么两样。


“我只是有点担心你……”

“有什么可担心的?”汉尼斯不耐烦地说。“我很好,你可以回去了。”

从对方身上,传来一股浓浓的威士忌的味道。


“那至少让我借宿一晚,明天一早我就回美国。”

“去住马厩。”


大门‘砰’地一声在肖恩眼前关上了。


肖恩看了看远处的马厩。那里仍保持着被那个中国人炸毁后的凄惨模样,屋顶早就不翼而飞,断壁残垣间散落着烧得焦黑的牲畜的尸体。

他叹了一口气,在门口的台阶坐了下来。


‘咔嚓’

身后的门又开了。


“进来!”


TBC

=========

年轻时的汉尼斯大概就是北爱版007吧,他老婆就是某一任邦女郎……这样脑补越发显得大叔晚景凄凉了。

英伦对决

只有我一个人看完之后疯狂想艹布鲁斯南吗?

被手下排挤,被上司压榨,被老婆嫌弃,还要被龙叔追着打脸……反派混到这份儿上也没谁了。

尤其是最后那通电话,布鲁斯南一脸小受样,女上司攻气爆表,当时我就脑补了一出女A男O一万字肉文。

突然理解为什么这么多太太控叔受了。

【复战】战利品-间幕 05

→05 正文在此←


(肉章需登录才能看到哦)


TBC
=========
‘社交型生化人’梗,我想玩已经很久,可算用上啦!
顺便请大家放心,元首的担忧不会成真的。就算再痛苦,或者再舒服,元首都不会失去自我变成XX人偶的。

吐个槽


为了方便在不同电脑更新,一直在百度云盘里直接打开编辑的

今天想继续撸战利品04,突然提示我‘该文件内容违规’,无法打开

还有这种操作???

幸好之前有放菠菜,否则就GG了,然而04已经撸到一半了呀魂淡!眼睁睁看着它在那里打不开下不来呀!

在此提醒产粮(尤其是产肉)的太太,度盘也不靠谱!

【复战】战利品-间幕 02(重发)

原来图片形式的肉也会被LOF屏蔽

虽然很舍不得大家的评论,但是为了保险起见只能删掉了,谢谢每一位留言和点赞的朋友

正文贴在菠菜,这是地址→战利品-间幕 02

(需要注册一下)


P.S.还是通过 @孤什么安利都吃 才知道有这么个方便放肉的地方,感谢感谢

【复战】战利品-间幕 01

警告:本篇非常无爱、各种路人出没、狗血淋头

====以下正文====


虽然他们已经打垮了德国人的大部队,把他们奉若神明的元首拉下神坛,不过战争尚未结束,等待处理的事情还有很多,其中最重要的莫过于怎样处置纳粹帝国的‘遗产’。


在几天前的会议上,为了争夺这块大蛋糕……不,为了确保未来世界的和平稳定,崇高的战争英雄们唇枪舌剑你来我往,差点就擦枪走火。作为会议的东道主,T先生有义务出面平息盟友们的分歧。


-------------


T先生没想到,自己随口的邀请居然会得到如此热烈的反响。

也难怪,‘欧洲无冕之王’的称号完全基于欧洲各国破碎的尊严,于是到了这一天,每个人都想在那个人身上找回自己失去的东西。


比如自诩‘革命前辈’却屡遭施泰德无视的M先生。

比如被施泰德撵得四处逃窜的流亡英雄D先生

比如差点被施泰德逼得精神崩溃的C先生


就连一向看不惯以T先生为首的‘自由世界’的S先生也表示了一丝兴趣。


--------------


大家到场的时候,看到施泰德正坐在床头,身上裹着被子。


T先生没有用链子把他拴起来,在这个别墅里,施泰德有活动的自由。只不过T先生定下了一条小小的规矩:只要离开那张2米见方的大床,就不允许这个囚徒身上有任何遮挡物,哪怕是一只袜子。

T先生的决定完全出于安全考虑,谁知道施泰德这个狡猾的魔鬼会干出什么出人意料的事呢?

大家纷纷对T先生的严谨表示赞同。


几名警卫把施泰德从床上粗暴地拖了下来——被子下面什么都没穿——锁在一个特制的铁架子上。有人注意到,铁架虽然被打理得干干净净,在某些死角仍残留着暗红色的污迹。


“你们的人道主义让我吃惊,他看起来过得不错。”S先生打量着施泰德浑身上下光滑紧致的皮肤,不以为然地说。

“这是个误会。”T先生轻笑道,“我只能说,我们的使徒确实很神奇,他的恢复力好得惊人,一点疤痕都不会留下。”


警卫把带滚轮的搁架推到他们面前,上面摆满了即将派上用场的工具——有传统的鞭子和细针,也有造型奇特看不出用途的东西。

“先生们,我们开始吧?”


--------------


施泰德的卧室空荡荡的,除了那张床和为他定制的架子,没有其他家具。警卫们搬进来几把沙发椅——总不能让大人物们并肩坐在床上吧。


C先生惬意地抽着雪茄,D先生则偏爱卷烟。吞云吐雾中,大家放下了几天前激烈的争执,沉浸在卧室悠闲的氛围中了。

尤其是当金发囚徒忍痛的闷哼和鞭子的破空声交织在一起,场面格外赏心悦目。当然在此之前,他们也都在施泰德身上亲自体验过这种乐趣。

S先生与众不同地抽起烟斗,就如同他不需要借助任何工具,光靠一双拳头就揍得施泰德抽搐起来。


且不论平日的作为,M先生此刻的表现倒不负‘法西斯’的威名——‘法西斯’的本义就是一种鞭笞的刑具。

“现在感觉怎么样?你这个金发小杂种?”M先生脱去了外套,里面的衬衫扣子解开了大半。激烈的体力消耗让他汗流浃背,却丝毫没有停手的打算。

铁架上的人回以一个不屑的眼神,这让他越发回想起从前向这个人低声下气却屡遭羞辱的过往。

M先生脸上的横肉扭曲了。他丢掉手里的鞭子,扭头在搁架上摸索起来,然而怒火攻心之下竟一时挑不出趁手的工具。


“先生们,看来大家都玩得差不多了。”自进门后还没对施泰德出手的T先生突然开口。他看M先生神情不满,安抚地冲对方笑了笑,又说道:“我今天带来了一个礼物。”

身后的警卫递来一个狭长的盒子,T先生打开盒盖,从里面拿出一根直径数厘米、长度半米的圆柱形金属。

“我们的士兵在打扫战场时发现了您遗落的元帅杖,今天特地归还给您。”T先生手执元帅杖,微笑着走到施泰德面前。


T先生口中的‘归还’一定不只是字面意义上的物归原主,大家对此心知肚明。M先生让出了位置,C先生和D先生好奇地等待着T先生的下一步动作,连S先生都放下了烟斗。


镶嵌宝石和浮雕的元帅权杖滑过施泰德鲜血淋漓的胸口、腹间,最后在他的大腿根处不怀好意地戳弄。

施泰德的肌肉绷紧了。


“我亲爱的莱因哈特,您的学识渊博过人,那么一定也知道,在所有拷问手法中最轻易就能瓦解犯人意志的是哪种吧?”

施泰德没有回应。


“是gang-jiao。”


TBC

========

本来《战利品》只是个短小的段子,但是窝一虐起元首就思如泉涌……

话说这篇好像更适合发在龙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