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做攻很多年

大家对不起!

神迹 09 明天才能更了!

我知道大家对这篇的热情远远高于其他段子,所以神迹是我写的最认真的。

其结果是,09 难产了……

早晨说写得差不多了真不是骗人的,大概完成了80%。但晚上的时候又觉得之前写的什么鬼,几乎整个推翻重来,改来改去反而没灵感了……

现在手头上几乎有两篇完成度80%、互相矛盾的09,而且看上去都很烂,很渣

让大家失望了真的很对不起

明天我会尽最大努力撸一个像样的09

大家晚安


【复战XAPH】结婚 05 意式小甜饼

“德意志,德意志,我煮了意大利面!你和莱因哈特也一起来吃嘛~”

“笨蛋!进门前要敲门!”

今天的新总理府也很热闹呢。

END

========================

下午整理了一下《结婚》系列,去掉了标题里的【段子】,给每一章单独起了名字。就这样,本渣渣成为了拥有两个大长篇的男人

不是

其实是想把所有玩“和国家结婚”梗的段子都列入《结婚》系列

各个段子之间并不一定属于同一个世界线。

大部分APH段子都会归入本系列。

有糖有虐,本渣渣会在标题里注意区分的

祝食用愉快

【复战】结婚 04 迟到的婚礼

这天,伦道夫又犯傻了。

他用天真的眼神望着元首,问:“您会参加我的婚礼吗?”

旁边的道根差点当场吐血。你一个小小的副官凭什么邀请元首参加婚礼?谁给你的勇气?这白痴真是不修理不行了!

元首手中钢笔一顿,回答道:“如果有空的话”


婚礼当天,现场人山人海热闹非凡。

前段时间这位元首副官逢人就说,元首已经答应来参加他的婚礼了。

“如果有空的话”,这是元首的原话。堂堂帝国领袖,日理万机,哪里会有空?是个人就能听懂元首的礼节性敷衍,只有这个不能用正常人思维推测的傻逼当真了。

于是伦道夫的婚礼上出现了戏剧性的一幕:来宾多得教堂都坐不下,只能临时在外面的草坪上搭设帐篷——其中大部分人是来看他笑话的。

这傻逼还自以为人缘多好呢!


婚礼仪式照常进行,很快到了新娘出场的时间。

直到此刻,大家连元首的影子都没见到。

有人偷偷观察伦道夫的脸色,发现他倒是表现得沉着冷静,也不知是不是在死撑。


十字架下,神父庄严发问,“希尔德·伦道夫,你是否愿意……”

话音未落,教堂的大门“砰”地一声被推开了。

出现在门后的,正是如假包换的帝国元首,莱因哈特·冯·施泰德。

众人一片惊呼,伦道夫你牛逼啊!


只见帝国元首独自走近婚礼的主角,留下身后的侍从守在教堂门口。

“希望我没有打断你的仪式。”元首先风度翩翩地亲吻了新娘的手背,然后带着迷人的微笑对伦道夫说。

“我们正准备说婚礼誓词呢”伦道夫回答。

众人又是惊倒一片,有这么跟元首说话的吗?!


“啊,那就继续吧”元首大概也是见惯了这位副官的出格言行,不以为意,从容地在第一排落座——自有人忙不迭腾位子。


“你是否愿意娶安娜·维特小姐作为你的妻子?你是否愿意无论是顺境或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都将毫无保留地爱她,对她忠诚直到永远?”

眼前站着一脸娇羞的新娘,伦道夫的视线却忍不住飘向元首。

他发现,元首在专注地看着他。


哇,元首在看着我,这次一定要好好表现!

“我……唔……愿意”伦道夫咬到了舌头。

然后他听到元首轻轻的笑声。

唉,又搞砸了。


新郎新娘交换誓言和戒指,神父宣布新人正式结为夫妻,总算到了宾客随意寒暄的环节。


“我刚才还以为您不会来了呢”伦道夫的语气带着点委屈。

“刚才开会拖得有点久”元首淡定自若,毫无迟到的自觉。

“对了,这是给你的新婚礼物。”他掏出一个扁扁的礼盒,递给伦道夫。

“谢谢元首!不过好轻!是什么呢?”

“等会儿打开就知道了。”


有侍从走到元首身边,在他耳侧说了什么。

“看来我该走了。对不起啊,迟到早退真不是个好习惯。”

“请别这么说,您能来参加我的婚礼,我已经十分高兴了!”

“我也很高兴能参加你的婚礼,新婚快乐,伦道夫。”元首微笑着说。


望着元首离去的背影,伦道夫想,他也好想参加元首的婚礼啊!那一定会是全欧洲,不,全世界最华丽的婚礼!不过既然元首说过和国家结婚,恐怕他这辈子都没这个机会了。


等拆礼物的时候,众人又是大吃一惊……不,已经麻木了。

轻飘飘的盒子里躺着一座庄园的地契。

算了算了,在那位使徒阁下身边,无论发生什么事都是有可能的,作为帝国公民早该习惯的。

======================

“所以您从内阁会议上偷溜出来就是为了参加伦道夫中校的婚礼吗?”

元首认真地翻着报告,对参谋长不客气的言辞置若罔闻。

“听说您以伦道夫的名义买下了一座庄园”

“那群商人知道是我要买,半卖半送,没花几个钱”元首盯着手上的几页纸,眉毛都没抬一下。

“我的元首,您对伦道夫太过在意,恐怕……”

元首“啪”地合上了文件夹。

他用从未有过的锐利眼神直视魏尔勒:“这句话我不希望听到第二次。”

“非常抱歉,我的元首”魏尔勒恭敬地低下头。


没过多久,伦道夫就接到了统帅部的调令。

没人会蠢到以为他失去了元首的信任,外放是元首副官的必经之路,通常等同于飞黄腾达的起点——看看风头正盛的汉斯将军,人家当初就是这么走过来的。

伦道夫辞行的那几天正好碰上远东的日本人搞风搞雨,统帅部忙得人仰马翻,连元首本人都得连轴转。一拖再拖却还是没找到机会和元首当面告别,伦道夫只得悻悻地踏上了前往非洲博茨瓦纳基地的路途。

他不知道的是,本该出席某个“绝密会议”的元首此刻正凭窗而望,远处是伦道夫远去的车队。

“我的元首,元帅们在等您。”魏尔勒不知何时出现在身后,轻声提醒。

“知道了。”

元首没有回头。

END

==========================

我发现一虐起元首就思如泉涌,滔滔不绝,下笔如有神……所以元首受虐只能怪本渣渣飘忽不定的写作水平!

《神迹 09》其实已经写得差不多了,但是本渣突然就来了灵感想写伦道夫的婚礼,所以今晚才能更新,大家见谅。

还有, @水色亦云 同志提供了有趣的梗,本渣已有初步思路,等神迹完结就开撸,不要着急哈

那么一如既往,本渣渣厚颜无耻求点赞求留言求梗!谢谢大家!

【复战XAPH】结婚 03 小甜饼

元首访谈中

元首微笑:“我准备和国家结婚。”

主持人惊呼:“从来没有人……不愧是元首阁下!这是何等的魄力!”

元首淡定地微笑:“过奖了。”——戈培尔怎么选的主持人,反应也太夸张了吧(・ー・)

下属们一脸震惊 :“我的元首,您真要这么做?不会后悔吗?!”

元首僵硬地微笑:“是的,这是我的个人决定,不会后悔。”——还在直播呢你们不要都给我挤到镜头前啊! ( ;´д`)

路德维希狂喜:我愿意!

元首石化地微笑——这谁?在说啥?哪儿冒出来的?警卫为什么没反应啊?!!!(゚Д゚≡゚Д゚)?

“唔唔唔唔唔唔唔唔!!!”

在当晚的全国直播中(外加各国的同步转播),德意志国家象征和德国元首的热吻持续了好久好久,全世界人民都感动地热泪盈眶。

从此王子和王子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END

====================

看到《结婚·续》下的评论,本渣渣很感动,终于把心意传达给了大家呢*。٩(ˊωˋ*)و✧*。

不过总是虐元首也有点单调,烤一只小甜饼换换口味,祝食用愉快

【复战】结婚 02 唯一的琴曲

后来,伦道夫终于遇见了那个欣赏他的“优秀”的女孩儿

--------------------

“……我们都没带钱包,还好遇上了内政部的秘书……”伦道夫兴高采烈地向元首描述他最近一次约会的情形

元首微笑着听完,问道:“她有没有听过你弹琴?”

“当然啦!您说的话我一直记着呢,一有空就弹给她听,她都听腻了!”伦道夫自豪地说

“今天也给我弹一次吧”

“遵命,我的元首!”


休息室

伦道夫曲毕,忐忑地等待元首的评价。

元首鼓掌:“不错,比上次进步很多,再弹首别的吧。”

“我只会弹这一首”伦道夫不好意思地回答:“其实我没正经学过钢琴,这首曲子是我的舞蹈老师教我的,她说只要会这一首就够了。”

元首安静地看着伦道夫。

然后突然爆发疯狂的大笑,笑得眼泪都出来了:“哈哈哈哈哈……一首就够了……这可真是……伦道夫,让我一个人静静……哈哈哈哈哈哈”


过了一会儿,门外守候的伦道夫听到了钢琴声

那正是他唯一会弹的曲子——卡农。

伦道夫认真地听着,越听越惭愧。

他心想,‘不愧是元首,连钢琴都是大师级的水准。我刚才卖弄个什么劲啊!’

=============================

注:卡农隐喻缠绵追求,至死不渝的爱

谢谢大家上一章的留言,每条都仔细看过了,然而我发现大家都在关注伦道夫。

重点错了啊,同学们【痛心疾首敲黑板

渣作者想表达的是:无论拥有多大的权力,多高的声望,徐峻都无法扭转整个社会对同性恋的偏见和歧视,所以他只能和国家结婚,也注定不会向喜欢的人表白,无论那个人是伦道夫还是谁。

对,《结婚》这个段子就是用来虐元首的,和伦道夫无关。

不过欣慰的是,还是有朋友【被我虐到】与本渣产生共鸣

 @水色亦云 为表感谢,如果你感兴趣的话,可以留言或私信给我想看的梗,什么梗都可以,本渣会尽力写出来的。(好不好看就另说了)

对了,大家对闷骚和天然渣的设定有兴趣吗?

还有好多梗可以玩呢,比如元首参加伦道夫的婚礼啦,元首帮伦道夫的孩子取名字啦,元首死去后伦道夫才看到夏目漱石的诗集啦……

【复战】结婚 01 月色

本篇梗源自 @白洞_只想吃肉 太太的小剧场

==========================

“我已经和国家结婚了”元首微微一笑,向对面的记者展示手上的戒指。

那是施泰德家的权戒,元首令上必备的标识。

本该出现在小指上的权戒被珠宝匠调整成合适的尺寸,占据着元首婚戒的位置。

----------------------

 在元首的干预下,电视转播技术飞速发展,到如今,帝国大部分家庭已经负担得起电视的价格了。作为其成果之一,以往只能在报纸上欣赏到的帝国元首,经常出现在全国电视新闻里了。

 

晚上9点整,霍夫曼一家准时守在电视机前,今晚将直播元首访谈。

……

“我已经和国家结婚了。”随着元首的微笑,访谈结束了。

刚才还寂静无声的客厅顿时爆发了激烈的讨论。

 

“这不可能!”伊洛娜气哼哼地说。

14岁的伊洛娜是霍夫曼家的长女,在本区莱因哈特少女队中担任小队长职务,素有泼辣之名。

 

伊洛娜曾私下和好友们交流,发现大家的幻想出奇一致:私访中的元首雨夜借宿结果赖着不走啦,打猎中的元首误伤迷路的少女于是干脆带回总理府养伤啦,办公中的元首被笨手笨脚的实习秘书泼了一身咖啡反而注意到对方啦……

然而就在刚才,元首亲自把少女的美梦击得粉碎。

 

“元首应该和珍妮结婚!”霍夫曼家的二女儿,10岁的珍妮也不甘示弱。这个小闯祸精毫无女孩儿的自觉,成天和班里的男生们打架斗殴,可唯独对一点念念不忘——长大之后一定要嫁给元首。

 

“元首才不会和豁牙佬结婚呢!”伊洛娜冲妹妹吼道

“我要告诉元首,伊洛娜是臭脚!”珍妮也叫嚷起来

“尿床怪!”

“麻子脸!”

战争升级,两个“元首新娘预备役”尖叫着撕打在一起。

 

“姑娘们!不要在客厅里胡闹!”在霍夫曼家,孩子们出格的游戏通常由女主人出面制止,可惜此刻的霍夫曼太太仍旧沉浸在元首的迷人笑容中,对眼前的混乱视而不见。霍夫曼先生只好越俎代庖,向女儿们发号施令。

女孩儿们的尖叫向厨房远去。

 

“元首真的打算一辈子都不结婚吗?那谁来照料他呢?”妻子终于回过神来,有些难过地看着自己的丈夫。

“不要用普通人的思维揣摩元首,亲爱的。元首是个伟大的人,结不结婚对于他来说只是个小问题。”霍夫曼先生搂住妻子的肩膀安慰道。

话虽如此,那位肩负国家命运的伟大元首也还不到30岁。每天从空荡荡的大床醒来,睁开眼睛就要投身德意志的战斗,直到夜幕降临独自睡去——那究竟是怎样一种感受呢?霍夫曼先生不由得庆幸自己只是一个普通的帝国公民,这栋小小的房子以及其中与他血脉相连的几个人,就是他需要背负的全部责任。

 

“克里斯叔叔也一辈子不结婚!”一旁的小弗兰克,霍夫曼家6岁的独子,突然说道。

“弗兰克,这话是从哪儿听到的?”霍夫曼先生严厉地问,仿佛他的儿子刚刚脱口而出什么不体面的词。霍夫曼太太则像被电到一样从沙发上跳起来,探身向厨房望去——两个女孩儿已经停战,正联手从橱柜里偷拿坚果,对客厅里发生的事一无所知。
“上周去探望爷爷的时候,听克里斯叔叔说的。”小弗兰克回答

霍夫曼太太不敢置信地捂住了嘴。

 

“听着,弗兰克。以后不许提克里斯叔叔,不许见克里斯叔叔,任何人问克里斯叔叔的事都要回答不知道”霍夫曼先生一字一句地向儿子说道,“现在重复一遍!”

“不提,不见,不知道”小弗兰克自动省略一堆谓语定语。

 “没错,就是这样!好了,已经到了睡觉的时间啦,你应该回自己的房间了。”霍夫曼先生匆匆结束了和儿子的交流。

“弗兰克,先去刷牙。伊洛娜!珍妮!把花生放回去!”霍夫曼太太也反应过来,接着丈夫的话说道。

 

当晚,卧室中

霍夫曼夫妇平躺在床上

霍夫曼太太率先打破沉默:“你的弟弟不是已经被……”

“是的。”霍夫曼先生烦闷地回答,看妻子还想追问,干脆解释道:“上个月的元首令赦免了他们。”

“赦免?!新闻里可没提到过。”

“你也知道,这种事……”

霍夫曼太太了然地点了点头。

“那个渣滓,就该烂在集中营里……”霍夫曼先生犹自嘟囔着。

“够了,孩子们会听到的”

卧室终于回归宁静。

 

也难怪霍夫曼先生如此憎恨自己的亲生弟弟。

克里斯·霍夫曼是一个同性恋。

从德累斯顿步兵学院——竟然还是元首的母校——毕业的克里斯本该有个大好前程,可惜被这个不知羞耻的败类自己毁掉了。他被抓到和自己的下属鬼混,双双送入萨克森豪森集中营。

霍夫曼家族的声誉差点毁于一旦,连霍夫曼先生本人都不得不接受耻辱的讯问。那段时间,家族里的每个成员都迫切地期待克里斯的死讯,以埋葬这段不光彩的历史。

 

然而没过多久,前总理逝世,新任元首上台。

那位上帝的使徒异常仁慈,他宣布,“每一个士兵都是宝贵的,如果他们能控制自己的罪行,那证明他们仍然珍惜为国效力的机会”。从此,帝国对同性恋的态度从“严格甄别”转为“不问不说”。而集中营里被关押的同性恋者也以“避免浪费人力资源”为由陆续得到赦免。

 

于是克里斯·霍夫曼这个幸运儿,回家了。

-------------------------------------

当元首走出帝国宣传部的直播厅的大门,发现门外待命的副官——伦道夫,正在向他的上司抱怨什么。而看道根的表情,大概是快抑制不住暴揍对方脑壳的冲动了。

 

“聊什么呢?”元首挥退身后一干下属,随意地问道。

“我的元首!”道根和伦道夫连忙上前行礼,亦步亦趋地跟在元首身后。

“我刚才在跟道根长官说上次酒吧搭讪的事呢”伦道夫打开了话匣子,“我给那个女孩讲了个笑话,结果她没等我讲完就走了!”

元首叹了口气

“伦道夫,你讲笑话的时候是不是边讲边笑来着?”

“对啊对啊,明明超好笑的!就是上次您讲给我听的那个笑话!”

元首沉默了一下。

“你的钢琴弹得很好,下次碰到女孩子,少说话,多弹琴”

“哦哦!呃,我是说,遵命,我的元首!”

回头看了眼伦道夫如获至宝跃跃欲试的样子,元首继续向前走去。

 

 

帝国宣传部所在的内政大楼距离新总理府不到2公里。

此刻已是晚上10点,大楼外的街道除了元首仪仗外空无一人——政府办公区本来就是管制区域。

综上考虑,元首决定抛弃座驾,以散步方式打道回府。

 

为了不那么像武装行军,警卫旗队三三两两地布置在元首10米范围外。

道根被元首派到队伍的领头位置,元首身边只跟着一个副官——最得他青睐的那个——希尔德·伦道夫。

 

一路上,伦道夫依然叽叽喳喳说个不停,然后他想起来个问题:“元首,您今晚说的‘和国家结婚’,就是‘不和任何人结婚’的意思吗?”

“大概是吧……”元首含糊地回答。

“这种牺牲太伟大了!我要向您学习!”伦道夫激动地说。

“没必要!”元首突然斩钉截铁道。

伦道夫愣了。

似乎是为了安慰自己的副官,元首又补充说:“这也不是什么牺牲,只是我的个人选择。”

 

伦道夫发现自己刚才说话太鲁莽啦。

人家元首和国家结婚是为了操心国家大事,你伦道夫也和国家结婚是想干嘛?

“那什么……我就算想结婚……也找不到结婚对象啊”伦道夫期期艾艾地说。

元首没有回答。

怎么办,我不想被元首误会啊!

正当他焦急地想着怎么弥补,元首说:“总有一天,会有女孩儿发现你的……优秀,所以不用着急……”

被元首直白地夸奖了!伦道夫既开心又有点不好意思。

 

2公里的路程很快走到尽头,帝国总理府的铭牌清晰可见。

元首突然停下脚步,转过身看着伦道夫。

逆着总理府的灯光,伦道夫看不清元首的表情。

 

“伦道夫,今晚月色真美”元首轻轻地说。

伦道夫不由得抬头看天——阴云密布,哪里看得见月亮?

然后他听到元首爽朗的笑声。

 

啊,元首一定是又开了个深奥的玩笑,自己又犯了傻。

不过没关系,元首看起来心情很好呢。

伦道夫高兴地想着。

=================================

闷骚的元首和天然渣伦道夫

【复战】【段子】一个温馨的童话故事

森林里有一头狮子,他有两个手下,狐狸和野狼。大家一起快乐地住在大草原上。

野狼力气大、跑得快,狐狸力气小、跑得慢。

但狮子更加偏爱狐狸。

因为在狮子还小的时候,狐狸就陪在狮子身边了。而且狐狸狡猾得很,就算不怎么出力气也能逮到猎物。

野狼很不服气。明明他才是狮子最忠心的手下

他想找机会杀死狐狸。

 

END1

又过去了好些年,野狼一直没找到机会杀死狐狸,大家都老死了。

 

END2

鲁莽的野狼踩中了陷阱,他央求路过的狐狸救救他

狐狸说:“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私下谋划什么吗?再见了,海因里希”

野狼哀嚎:“你不能这么做,魏尔勒!他会发现的!”

狐狸用草掩盖住了陷阱。

大草原上再也没见过野狼的踪影。

当狮子问起狐狸,狐狸说,“据奥丁之眼的情报分析,他逃去了美洲”

之后狮子就再也没过问野狼的事了

 

END3

狐狸为了拯救受伤的狮子,自己引开猎人。

野狼眼睁睁地看着狐狸死在猎人的枪口下

狮子很生气:“希姆莱,为什么扣下那份情报?”

然后狮子把野狼给撕碎了


END4

狐狸受伤了,躲在山洞里

野狼想趁机杀了他,只不过这次他核桃仁大的脑子终于开窍了

他不能杀他,因为狮子会发怒

所以野狼把狐狸给操了。

杀不了他也要恶心恶心他。


END4-1

狐狸完全没在乎,这事就这么过去了

END4-2

狐狸找机会把野狼的腿弄瘸了,然后把野狼丢进了狗群

“海因里希,看,这里关押的犯人都是盖世太保抓进来的。他们会好好欢迎你的。”狐狸笑眯眯地说。

====================================

其实是《神迹 08》的粮

给自己产的粮再产粮什么的也是够了

【复战】神迹 08

谢谢大家的鼓励!

那么本渣渣就继续瞎瘠薄撸段了

以及警告:本章所有描述都出自希姆莱视角,OOC到姥姥家

 

08

道根推开房门,希姆莱抢先一步,一眼就看到了魏尔勒。

这位帝国二号人物此刻显得十足的不体面。

 

啊哈,原来是这样~

希姆莱瞬间就想通了门外的副官和门内的总参谋长在联手耍什么花招。

很显然,帝森豪芬在为自己的老上司拖延时间,让魏尔勒得以垂死挣扎。

在被元首抛弃前垂死挣扎。

-------------------------------------

希姆莱对元首的狂热始于一个眼神。

 

那是在希特勒的葬礼上。纳粹帝国的缔造者死得很突然,也很蹊跷。

彼时的海因里希•希姆莱兀自沉浸于痛失偶像的悲伤中。

莱因哈特·冯·施泰德也出席了葬礼。

希姆莱知道是他。他曾察觉身旁涌动的如刀锋般的暗流,但也仅仅是察觉,那不是他够格参与的赌局。而如今一切尘埃落定,他更加无力追究幕后真凶——或许等这场葬礼结束,这个前总理的心腹就会迎来自己的末日。

 

冯·施泰德俯身献上一束百合。

希姆莱站在墓碑两尺以内,那是当时唯一一个能看清冯·施泰德正面的位置。

他忍不住向那个男人望去,以为自己会从他的脸上看到狂妄、虚伪、或是其他任何一种弑君的独裁者应有的表情。

 

可他唯独没料到这个。

上帝使徒那双湛蓝的眼睛里映着不谙世事的天真。

天真得像个撕扯掉蝴蝶翅膀的孩子,正饶有兴致地观察虫子的死去。事实上,他刚刚撕碎了一个国家的命运。

 

后来,有人说冯•施泰德是上帝赐予德意志的奇迹。

人们当然这样以为——那位元首轻松铲去旧日的遗迹,随心所欲地建造自己的帝国,如同玩弄沙滩上的沙子。他已经掩饰得很完美了,就像一位真正野心勃勃的王者,妄图重铸千年帝国的荣光。

可希姆莱知道,堆沙堡的孩子何曾在意沙子的野心?千年帝国更加是个笑话。

驱使那位上帝使徒的动力自始至终只有一个:享受乐趣

 

何等怪异,何等可怖,又何等地……使人痴迷到疯狂

希姆莱清晰地意识到自己想要什么:他想追随这个男人,无论他会把德意志带入天堂还是地狱。

自希特勒死后一直盘踞在脑海的浑浑噩噩开始消散,他突然开始恐惧死亡——并非恐惧于死亡本身,他只是害怕还来不及向那个男人述说喜悦,就已经被对方随手抹去了痕迹。

 

幸好,元首给了他机会。

他知道,元首不在乎他的忠诚,他期待的是一场有趣的表演。

他像狗一样谄媚地摇着尾巴,元首直接无视了。

他把昔日的同僚当做猎物敬献给元首,元首随意地清理了。

他亲手把自己最肮脏的秘密放到元首面前……元首移开了视线。

希姆莱本已绝望,元首却突然接受了他的效忠,原谅了他的愚蠢,甚至保留了他的地位——如同抛给流浪艺人一袋金马克,以答谢他卖力而蹩脚的演出。

 

希姆莱欣喜若狂。

他终于得到元首的承认,得以追随在他身后。

然后他有幸目睹更多奇迹,与之相比,从前追随希特勒的日子简直乏味到可笑!!

从今往后,他将为元首最趁手的工具。

没有人可以打扰元首追求的乐趣!没有人!

 

哦,有一个人。

一个以师长自居,屡屡阻拦元首、顶撞元首、教育元首的人,魏尔勒。

这是何等的不敬?!

而让希姆莱真正难以置信的是,元首乐在其中。

是的,元首在享受着被阻拦、被顶撞、被教育的滋味——虽然凭希姆莱浅薄的智慧无法理解其乐趣所在。

嫉恨的火焰在他胸口里燃烧。

 

那天夜里,希姆莱梦见了金色的狮子,眯着眼,懒洋洋地躺在他的膝上,任他肆意抚弄,喉咙里发出猫一样的咕噜咕噜声。

狮子睁开湛蓝的眼睛与他对视。

然后撕碎了他的血肉。


希姆莱醒了,满身冷汗。 

这一定是来自元首的警告。

 

从那天起,他就收起了对魏尔勒的憎恨,不留一分痕迹。

他会耐心等待,直到元首对那人感到厌倦的那天。

而到那时,他将为元首奉上一场盛大而血腥的欢愉。

---------------------------------------------------------

可他没想到这一天到来得如此之快。

 

希姆莱迅速地从参谋长身上收回目光,换上一副坚毅的表情——他要在元首面前,以最优雅的姿态咬穿这只老狐狸的喉管。

他昂首挺胸,准备向元首致敬。

 

然后看到了只在梦境中出现过的景象。

一个活生生的天使,站在他的面前。


当他看清天使的面容时,内心平静不起一丝波澜。

他早就知道了

从他看到那个眼神起,他就确信,把整个世界当做一场游戏的男人是超越人类的存在。

 

不过在这圣洁的时刻,希姆莱突然冒出一个不合时宜的念头:幸好戈培尔博士也跟过来了,宣传机器必须马上开动——我们终于可以用愚人也能理解的事实告诉全世界,元首是降临的天使。

TBC

==============================================

元首:这章出现的元首是谁我不认识他

脑补狂魔希姆莱的脑洞,歪打正着地贴合当前情形


【复战】神迹 07

07

布劳希奇元帅一时愣在那里。到底谁给了艾瑞克·帝森豪芬底气,让他当面侮辱一个元帅?日本人疯了,难道他也跟着疯了?

 

其实统帅部高层一向对帝森豪芬青眼有加。在几个元帅眼里,这个年轻人只要不出岔子,一个将军的头衔是妥妥跑不了的。以至于帝森豪芬经常收到高官显贵的家宴邀请,尤其是家中有女待嫁的那种。

就在两周之前,帝森豪芬还参加了布劳希奇庄园举办的茶话会,元帅的孙女玛洛琳只比他小三岁,笑起来时脸颊上的两个小酒窝可爱极了。

也许在今天以前布劳希奇还对艾瑞克·帝森豪芬抱有某种期待,不过从现在开始一切都不可能了。元帅发誓,等待眼前这个狂徒的只有强制退役一条路。

 

见布劳希奇元帅吃瘪,希姆莱忙不迭凑上来。

“艾瑞克,难道元首和魏尔勒将军在谈的事会比即将到来的世界大战更重要?别犯傻了,快点通报元首!”说完还自以为俏皮地眨眨眼睛。

“很抱歉,希姆莱阁下,我并不清楚元首在和魏尔勒将军谈些什么。”帝森豪芬对希姆莱微微一笑,然后一动不动,丝毫没有“通报”的意愿。

希姆莱脸色发红,脸上的肌肉微微扭曲。

 

就在形势愈发无可挽回之际,捷克弗里德·道根,元首直属党卫队总指挥,也是元首副官处处长,姗姗来迟。

如果不是新总理府地下防御工程出了点小纰漏,道根本该随侍元首身侧。找到相关责任人后,道根不顾伦道夫幽怨的眼神,命令他待在现场监督直到问题解决,自己则匆匆赶往内阁会议厅,与元首的警卫旗队汇合。

道根并不完全信任斯达克上尉那个冒失鬼,尤其当他发现对方和伦道夫越走越近,关系日趋融洽……想到以后可能要面对伦道夫X2,道根不由自主加快了脚步。

 

然后扑了个空。

 

等他兜兜转转又回到元首生活区,道根发现,会客厅已经被一群愤怒的元帅和部长占领了。

气氛凝重而怪异。

道根一出现就遭到了这群帝国高层的围攻:“重大军情,我们必须马上见到元首!”“从什么时候开始元首的副官能决定谁能见元首谁又不能了?”“道根上校,你的部下应该被送上军事法庭!”*&&……¥%%………

 

道根看向帝森豪芬,年轻的副官似乎对各种各样针对他本人的控诉毫无反应。

“以上情况属实吗,帝森豪芬?”道根问道。

“是的,长官。”帝森豪芬回答。

“为什么不通报?是元首的命令吗?”道根再次问道

帝森豪芬坦然回答:“不,元首没有下过这样的命令。是我个人判断,元首不希望他和魏尔勒将军的谈话被打扰。”

 

道根瞪大了双眼,他把帝森豪芬从头到脚仔细观察一遍,并试图寻找对方发疯的迹象。

一无所获。

 

“无论元首在何时何地干什么,紧急军情必须立刻通报”——这是元首本人订下的条例。帝森豪芬初来乍那会儿曾自作主张,导致一份情报在送达元首前耽搁了数小时,也因此事遭到元首的斥责。自那以后,勤勉的副官就再没犯过这种错误。

元首熟睡时,元首沐浴时,元首……时,只要有军事情报,帝森豪芬必定第一时间传达到元首处。

以往的帝森豪芬有多可靠,今天的帝森豪芬就有多可疑。

 

“我会将刚才的情况报告元首,少校。”道根严肃地说

“是的,长官。”帝森豪芬毫无惧色。

如果道根像元首一样精通中国文化,大概会用“死猪不怕开水烫”形容眼前的部下。

 

在众人炽烈的目光中,道根走近元首的起居室大门,站定后朗声说道:“我的元首,紧急军情!布劳希奇元帅、冯·博克元帅、雷德尔元帅、凯塞林元帅、古德里安上将、希姆莱部长、戈培尔博士、里宾特洛甫部长,请求觐见!”

房间内沉默片刻,旋即传出元首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都进来吧”

======================================== 

本章帝森豪芬主宰全场,道根同志上线,元首全程下线

 

P.S预估错误,以这个进度完结遥遥无期啊……写着写着就忍不住加上各种细节,而且越加越多……这样写是否太拖沓了?如果大家觉得故事已经变得无聊了,那本渣下章开始就加快进度。

求留言指正!